?
當前位置: 首頁 > 展覽 > 活動 >

把酒論道:600年時光,醞釀井臺進步心

“我們的科技已經進步到可以上太空去探索宇宙的秘密,卻仍然無法進步到理解人心。”這句話放在2020年的開端,依然適用。當外部世界日進千里的時候,你是否還保持一顆進步的心?

看看周圍,有人牽掛著股票的漲跌,祈望財富自由;有人關心體重的數字,希望個人健康進步;有人可能在反省對家人的忽視,渴望親情進步;有人迫切需要另一個可以共鳴的靈魂,擺脫孤單的人生,實現感情生活進步……我們就這樣進入了新的十年。

帶著這樣的復雜心態,太古里的時尚男女們遇見了一座“進步酒坊”。“2020,我們結婚吧”“2020,實現豬肉自由”“2020,錢包更重,體重更輕”……這是酒坊給予的進步指示。一墻之隔,酒坊內,竇文濤、馬伯庸、袁鳴三人成局talk show,對著一群人暢談酒與人生的“進步之道”。

在“進步酒坊”里,看見進步的心

“進步酒坊”緣何而來?從600年前水井街酒坊開窖建坊至今,水井坊走過了漫長的進步之旅,這座“進步酒坊”,正是600年進步精神在今天的載體:這座酒坊不僅為即將步入2020年的人們呈獻進步的好酒,還極力激發人們在新的一年里努力行動,實現愛情、親情、友情以及事業的更進一步。竇文濤、馬伯庸、袁鳴在對談中揭示的進步之道,也成為了這種進步精神的最佳注腳。

在研究考古資料后,馬伯庸發現,酒的釀造和飲用文化都見證了歷史的進步。從“綠蟻新醅酒”的發酵酒到后來的蒸餾酒,釀酒技藝有了很大的進步,在此之前,李白斗酒詩百篇,聽起來很嚇人,其實是米酒,武松三碗酒后還能打虎,也是一樣,要是高度白酒,早就成為老虎的菜了。

至于酒文化的進步則更耐人尋味。馬伯庸講到了一件非常有趣的小物件。央視《國家寶藏》節目第九期,南京博物院龔良院長攜三件鎮館之寶壓軸登場,其中有一件出自南朝的巨型“竹林七賢與榮啟期”的磚拼壁畫格外引人注目。在長達4.8米的磚畫上,竹林七賢或或坐或臥,或怡然彈琴,或閉目沉思,或執杯欲飲,神形兼備,活潑生動,堪稱六朝繪畫的杰出代表。而就在阮籍和王戎近旁的酒樽里,人們發現了一只木頭小鴨子。這是做什么用的呢?在隋唐之前,中國是沒有桌椅的,聚餐飲宴時賓主往往席地而坐,每個人面前放一個小案幾,自助斟飲。這就有了一個問題,因為座位相隔較遠,而且那時候都是木質或者金屬酒器,“各人喝多少不知道,怎么辦?每人桌邊有一個小酒甕,喝完之后從酒甕自己舀酒出來,上邊放一個木質鴨子,我遠遠看見鴨子就知道你沒有喝,浮在上面。也不用勸,也不用站起來。“在馬伯庸看來,這就是所謂的“杯酒見人生”。在中國文化中,飲酒從來就不僅是滿足口腹之欲,而是從物質享受更進一步,體現人文之禮、誠意之交,就像竇文濤所說,”喝的是酒,交的是心。“

有故事,有生活,有金句,有思考,三位大咖的一場talk show讓人漲知識的同時,對中國進步的酒文化也有了新的認知,同時“進步酒坊”也引發了數百家媒體平臺的報道和熱議,成了跨越行業的熱門話題。九天時間,“進步酒坊”遇到了許多追求進步的人、進步的心。在互動墻上與新年flag不期而遇,在進步鏡室里看見自己,在進步長廊感受600年時間蘊味,在進步之間做出人生選擇,在品飲井臺酒的瞬間拉近彼此距離……一趟進步之旅下來,發現自己的進步心,或者與進步的人產生碰撞,這正是水井坊這座“進步酒坊”給人們呈獻的新年禮物。

在進步酒里,看見進步的時代

“進步酒坊”這份新年心意,帶來的是兼具物質與精神的雙重進步禮。水井坊作為進步的高端白酒品牌,通過創新的溝通方式,與人們共同探尋進步之道。其背后,則是一個歷時600年的進步故事。

不僅是傳承,還要進步,這就是所謂“活著的傳承”了。水井坊井臺酒源于存活了600年的古窖池菌群,經由非遺技藝潛心釀造,才造就了甘柔香醇的高品質酒體。就像馬伯庸說的,它是在歲月中技藝不斷精進的好酒。也只有匯聚了600年酒坊每一次進步的好酒,才能成為人們每一個進步時刻的見證。

正如竇文濤說:心在酒里,進步是一種心意。水井坊600年的一點一滴進步心意,正通過井臺酒的獨特品質及水井坊品牌文化影響力,一步一步走進更多人心里。

現在,和想更進一步的人,喝一杯進步的井臺酒,然后問自己:2020年,該如何向著更好的人生,更進一步?

分享到:

?
今日熱點
《漢字對稱藝典》編著李京的非凡長征路
《漢字對稱藝典》編著李京的非凡長征路
法國蓬皮杜藝術中心正在舉辦永久館藏展“MAD建筑事務所:MAD X”
法國蓬皮杜藝術中心正在舉辦永久館藏展“MAD建筑事務所
推薦文章
畫家林簡的抽象藝術之路
新浪棋牌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