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 首頁 > 展覽 > 會議 >

《漢字對稱藝典》編著李京的非凡長征路

(記者 楊藝)2019年11月27日上午,北京原創藝術家展館,賓朋滿座,一場非凡的新聞發布會將在這里召開。

10點28分,李京先生同十余位嘉賓代表們一起,洋溢著微笑走向主席臺,在一陣熱烈的掌聲中,揭開了主席臺桌面上的“紅蓋頭”,頓時,全場沸騰了,久違了的《漢字對稱藝典》清雅、莊重、古樸的容顏,呈現在大家面前。

李京書法藝術展現場

至此,《漢字對稱藝典》首發式新聞發布會暨李京書法藝術展正式啟動。

中央國家機關書法家協會主席團、北京市書法家協會主席團、北京燕山出版社領導、軍地各界等嘉賓紛紛送上祝賀。

臺下,錄像林立,媒體忙碌,燈光閃爍,人們向他投來羨慕的目光,這一切,向他傳遞著同一個信息,他成功了!歷時20余年研究、書寫、編著的中國首部演繹漢字結構藝術的學術專著——《漢字對稱藝典》終于出版,全國新華書店發行了!

夢想與初心

20年啊,20個春夏秋冬,這是一個什么概念?如果是一顆小樹,20年后,可以長成直徑約半米粗,枝葉茂盛的參天大樹!可有誰知道,在這漫長的歲月里,他和《漢字對稱藝典》曾經歷了怎樣的風雨春秋,艱難曲折!

李京,1956年,出生在一個身軍人世家。性格開朗,舉止穩重,眼中透著智慧、正直、堅毅的目光。他自幼喜愛書畫,中學時代自辦校報,刻鋼板,繪畫插圖、油印皆可一人完成,能畫特別傳神的毛主席像。1974年下鄉內蒙農村學校任文科教師兼歷史繪畫課。假期或休息日也不忘去沙漠中用樹枝寫字畫畫。1980年回城,他被安排在遼寧鞍山農墾系統所屬單位負責黨務宣傳工作。期間仍堅持手寫報紙,每周一刊。工作之余苦練《曹全碑》,后攻讀趙孟頫行書,鄧石如篆書《千字文》,多次在全國書法比賽中獲獎,被聘任為遼寧經濟日報記者和鞍山市硬筆法家協會副主席。期間就讀中國邏大,校長是著名書法家歐陽中石。

多年的書法實踐中他發現,中國的古漢字精致而精深,每一個漢字就是當時社會背景的遺跡和再現,就是一個故事,是一幅畫,他覺得創造漢字的古人必須首先是畫家,邏輯學家,更是一個偉大無私的愛國思想家!他們一代代地創造了這些智慧、美妙的文字,又一代代地豐富了這些文字,漢字就是這樣傳承、發展下來的,甚至有很多古人的名字都沒能留下。幾千年過去了,人們一代代人在享用這些人文成果,無需付一分錢版權費,每每想到這些,便心存感激:“我們不能為古人做些什么,但我們可以為后人做些什么”!

他覺得漢字還可以更美一些,他發現漢字書法作品中的對稱漢字十分穩重,和美,尤其是篆書中的對稱漢字更為雋美。那時,他就在想:如果所有漢字都能對稱,平衡,一定會更美,更有人文氣,更有陣容感!

一個夢想在生成,諸多困難在等待。他決定先做這方面的準備工作,一是收集資料,二是苦練書法基本功,在書寫過程中去了解發現,掌握漢字結體特點和對稱結構規律。在當時網絡不發達的年代里,收集各種信息,購買相關書籍資料是何等的艱難!

1998年10月份,一個收獲的季節。他的一篇題目叫做“蘋果紅了”的散文在《鞍山日報》上發表。那是一次去蘋果園,聽到了摘蘋果姑娘們的嬉笑聲,傳得挺遠,卻不見人,想起了唐代王維“竹喧歸浣女,蓮動下漁舟”的詩句,有感而發。于是,他決定從這時起著手創作對稱漢字(亦稱對稱體漢字)。

《漢字對稱藝典》

所謂對稱結構漢字,是指字形結構具有軸對稱意義,即以中心或中線為軸,兩側鏡像反轉180度后,即可左右完全重合,并且兩側具有太極圖的陰陽對稱、平衡、對立統一特征。字體縱向取勢,結體左右對稱,兩側相互映照、包容,重心垂直居中,字體穩健、典雅,圖案奇絕俊美,凸顯和諧、吉祥、人文、哲理之美。

李京認為,漢字的結構就相當于一個人的骨架,一幢建筑的四梁八柱,漢字的外形美取決于漢字的結構美。漢字對稱也是結構的對稱,對稱性是客觀世界、自然現象的主觀反映,是形式美的最高境界,是順應了天人合一的基本規律和美的法則,其中的天,就是空間,漢字對稱美也是空間美。

這之前,他收集、購買了李斯的《嶧山碑》、鄧石如的《白氏草堂記》、《千字文》,《泰山刻石》、《瑯琊刻石》、《石鼓文》、《歷朝百體千字文》、《毛公鼎》、《篆字匯》、《說文解字》、《甲骨文字典》以及不同版本的《中國篆書大字典》等書籍資料,并進修了遼寧大學寫作專業。他深知,一個書法家必須涉獵多門學科,注重學識道德修養,才能觸類旁通,創作出有古意,有新意、有章法的好作品。

責任與精研

幾十年來,李京先生在深入研究甲骨文、金文、篆書對稱漢字結構美的基礎上,摸索總結出一整套適用于所有漢字結構的對稱規律,在“演繹有依據,實踐有案例,源頭有出處”原則下,形成較為嚴謹、科學的法則和理論體系。然而,能解決這個千年的學術難題并非一件易事!

對稱漢字的顯著特征是漢字結構發生巨大變化,左右兩側完全對稱平衡。千百年來,中國漢字一路走來,從最初甲骨文的大多數對稱發展到后期的不對稱占大多數,出現了對稱與不對稱共融的局面。中國漢字到底能否實現完全對稱,原有漢字結構能否重組、構建,對稱的規律、理論基礎是什么,對稱以后性質是否發生變化、對稱有何科學、學術意義,價值?

所有這些,成為一個個學術難題。

據不完全統計,對稱甲骨文占總數的41%,隨著漢字數量的增加,復合文字增多,使不對稱的漢字數量俱增,是人類社會文明的進步表現。原有的文字已不能滿足人們表達交流情感意愿的需要,語言文字需要向更為精準、細膩、多元的方向發展,形成縱橫交錯思維架構,文字擴容不可避免。

據漢代許慎所撰的《說文解字》記載,共收錄漢字為9353個。

在中國古代原有已經對稱的基礎上,派生的不對稱漢字(復合文字),約占漢字總量的百分之八十左右,期間多為形聲、形意字,漢字對稱的焦點、難點就集中在這部分尚未能對稱的漢字上!

在分析諸多甲骨文、金文、篆書等漢字案例后,除了掌握軸對稱原理以外,他發現漢字的結構是可以游動變化的。如秦代石鼓文的“流”字和元代書法家趙孟頫,清代書法家吳大澄、吳讓之、楊沂孫、吳昌碩等書寫的“流”字,即三點水分別在“?”字左右的寫法,平衡對稱,十分俊美,在清代出版的《百體千字文》“云騰致雨,露結為霜(寶鼎篆)”的“致”就寫成了上下結構,變為對稱形態。

他從多年的發掘、研究中發現:古人是以宇宙觀的方法論去審視、結構漢字的。這是一項重要發現!漢字結構的可變性,是在這個前提下建立起來的。對稱漢字就是在此基礎上搭建的。它是多維立體的文字(時空文字),它是從正面可以推測或看到反面的文字(反之亦然),是左右可以互推、互觀的文字,是有厚度、高度的文字。鑒于這種動態性,他在漢字“六書”構字法和“間架結構”構字法中的“天覆、地載、中變化”的基礎上,研究出:“動態五行結構法”即一個字的偏旁或部首,可以調整安排至漢字的東、南、西、北、中五個空間,剛好與金、木、水、火、土五行位置相對應。即“金西、木東”相對、“火南、水北,”相對,“土與中”相對;而“五行”也與漢字“九宮格”位置相吻合。即“火、水”對“上三宮、下三宮”,“金、木”對“右宮、左宮”,“土”對“中宮”。

在“動態五行結構法”基礎上,他又根據漢字的復雜多變結構研究出:1.同元素結構復制法;2.增加結構法;3.減少結構法;4.中庸結構法;5.借代結構法;6.變換方向法。

漢字或部件可以在180度平角內旋轉或翻轉,結構可以變化、重組。這不僅體現在復合結構的漢字上,而且體現在獨體漢字上。例如,“子”既是獨體字,也是漢字的一個部件,本意是“嬰兒”,但“子”在作為“?”字上方的部件時,卻倒了過來。再如“司”,翻轉180度后,就成了“后”字;“人”字翻轉就成為“匕(反寫的人字)”;“永”翻轉后就成為“派”字右面的一部分,又如“泊”為了實現對稱平衡,可以將“三點水”90度直角旋轉至“白”的下方;“致”字的反文旁90度向下平移至“至”的下方,就成為對稱漢字。

漢字在這個空間中,其構件不僅有長度、寬度,而且有高度。漢字的部件乃至由它組成的復合漢字,猶如被置放于玻璃立方體里中,我們可以從各個角度去觀看、調整它的部件,使之形成對稱平衡模式,反正都一樣的文字形態。動態建造,動態欣賞成為對稱漢字的重要標志。

除翻轉外,平移或旋轉漢字部件,并不影響該漢字的音、意表達。這是由于復合文字的部首各自功能、意義具有相對獨立性。既然復合漢字最初是由獨體組合而來,我們就有理由,有秩序、按照美學規范重新組合。既然漢字組成部件分工明確,例如有負責讀音,有負責象形,我們也不改變它的功能。因此,對稱漢字即使結構外形發生變化,仍不影響它表音,表意,這些方法,規則也同樣適用于所有漢字。

在所有漢字的對稱同化過程中,他始終堅持結構的縱橫變化、增加、減少、同化、中庸、借代及改變結構部件方向等都必須有依據、有先例、有源頭,不能主觀隨意,任意變化。例如“恐”的篆書有很多寫法,處于對稱考慮選擇了黃士陵的“恐”字,即“工”下面一個“心”字,整個字就對稱平衡了。類似于這些字均被列入結構減少法。再如結構增加法,“尊”字上面是一個“酋”,下面是“寸”字,古人考慮到對稱之美,在“酋”的下方與原有的“寸”相對應又增加一個“寸”,使“尊”字穩固雋美。類似于此類均歸于增加結構法。

對稱漢字結構的游離與固化,實際上是漢字重心“中心軸”的建造與固化,同時也是漢字對稱結構的邏輯歸類?,F有漢字結構大致歸為七大類:左右、左中右、上下、上中下、包圍、半包圍結構和獨體字,而完全對稱結構則一律統一或視為為左右對稱結構。漢字所有部件的空間游離、轉換,最終依然回歸到左右對稱上來,由最初的動態,固化到最后靜的形態。

對稱漢字以重新鍛造漢字的黃金架構的舉措,塑造了漢字端正、恢宏、莊美、和諧的強大陣容和中國漢字的人文之美、哲理之美、辯證之美。對稱漢字的結體特點是取縱勢,重心垂直居中,筆畫左右對稱分展,靜中取動。對稱漢字是中國漢字的再藝術化和升級版,它是中國漢字從原始的模樣脫穎而出的更為雋美的文字。它融匯、傳承了甲骨文的圖畫美、對稱美,金文的嚴謹端正美,秦篆的純凈簡約美,漢簡的質樸自由美,隸書的抽象頓挫美,漢印的勻稱裝飾美,行書的收放張弛美,集多美于一身的對稱漢字,凸顯了辨識性、觀賞性和時代感。

2018年6月,在中國嘉德國際拍賣信息中,他發現了民國時期的近代教育家、書法家陳懋志一副對稱書法楹聯,而這副九字聯又是陳懋治應邀,摹寫北京大學著名教授馬幼漁先生的楹聯。題識為,幼漁先生自撰正反相同篆文,上聯,論古于伯皇中央而上;下聯,郷思在天童育王之西。屬為之,工拙固不計也,癸未春日,中平弟陳懋治并識,潼字衍。聯中十八個字有七個不對稱漢字,都創作成為對稱漢字,十分雋美,莊重,和諧,引人注目。這副珍貴的楹聯,反映古今以來人們追求漢字和諧之美,渴望漢字盡可能結構對稱的美好愿望。

他興奮,他快樂著。他興奮,不僅僅是發現了這副珍貴的歷史對稱楹聯,更是因為20余載的上下求索,他與古人的理念與夙愿在時光隧道相遇與重合!漢字對稱的法則和理論體系再一次以論據的形式被重復、被印證!

《漢字對稱藝典》部分手稿

他快樂,是因為此前完成了《漢字對稱藝典》長達近1000頁的的電子版初稿!

一個人,確切地說一個家庭,憑借自己的經濟能力,能在20年完成這樣一部在學術上專家認可的巨著,并且是一筆筆寫出來的巨著,在一般人是不可想象的!這不僅僅是財力、耐力、毅力、執著,更需要嚴謹、認真、科學、嚴密!從每個字的結構設計、搭建、初稿書寫,簡化字、繁體字、漢語拼音的加載,偏旁部首索引、漢語拼音檢字表版本標準的選定、對應,頁面總體風格設計,古漢字的收集、選定、書寫、標注,對稱漢字的初稿、定稿書寫、遴選,全典電子版初稿的形成及反復校對等等,環節繁多,缺一不可。確切地講,要做好這些縝密的工作,不僅是一種能力,更是一種責任,一種使命!

孰不知,“藝典”的校對是一項繁重的腦力活,體力活。為了對自己負責,對他人負責,對后人負責,他確立了“寧可少一字,也不能錯一字”的原則,這一點不僅僅體現在字典的編纂上,更要體現在校對上。近1000頁的“藝典”,要劃分拼音、繁體字、簡化字、古漢字、原字和古漢字的出處與作者、古今字對應的邏輯關系、邊框速查部首和漢字、部首索引與頁內對應,拼音索引與頁內對應等十余項區塊,要求所有區塊鏈接暢通準確無誤!這需要團隊的分工協作,最后總校。凡是校對人員每人手中均有一部電子版紙制原稿,各負其責。一部原稿每次要翻閱上萬遍,幾次下來,一部新書就成了舊書。如是一人校閱所有區塊,即使每天工作10小時也需要足足一個月!一部典籍至校稿完畢何止百遍!

就是這樣一個重量接近2公斤,200*270*60mm的長方形立方體,居然可以像一塊巨大的海綿體,似乎所有的時間裝進去,都會不動聲色,杳無音訊!

校稿工序結束后,收回的書稿可以擺滿一個書架!“藝典”修改資料匯總裝訂成檔案資料,居然快有“藝典”厚了。

苦寂與堅守

可以說,在這非凡的長征路上,每個環節的完成都是一個精彩的故事,每個故事的結束,就意味著新故事的開始,這是一條用一個個故事,一個個艱苦,一個個喜悅,一滴滴汗與血串聯起來的,沒有硝煙卻有吶喊的長征之路!如果不是由于這篇文章,誰也不會想到這漫長的創作之路都發生、承載著些什么!

當今,在這個快節奏,充滿了壓力、浮躁,希望與欲望并存的時代里,李京先生能靜下心來,大隱于市,20年如一日,默默無聞,穿越、往來于古今漢字的時光隧道,徜徉于漢字的江河湖海中,去發現、攫取中國漢字的和諧、對稱、均衡之美,并以這種美,去雕琢、潤澤每個漢字,讓她們個個都成為一件精美、鮮活、靈動的藝術品,讓她們個個都成為閃耀著中國品格,中國智慧,中國精神的漢字雕塑,著實難能可貴!

為了鑄就這部具有歷史意義的典籍,《漢字對稱藝典》的編著伊始,就確立了明確的綱領和原則:即注重文獻性,實用性,通俗性,藝術性;堅持演繹有依據,實踐有案例,源頭有出處方針。在此綱領統領下,他開啟了長達20余年研究編纂工作。期間,古漢字的查詢、書寫就耗時15年之久。

按李京的想法,“藝典”要成為常用漢字容量較大的典籍,他給自己設定了一個很高的門檻。因為在目前的單體字典中,很少有字頭超過6000字的,這為古漢字收集工作增加了很大的難度,他需要收集大量的相關書籍,資料,花費驚人的時間,同時需要相應的財力支撐。設計字形的第一項工作,就是要找到相對應的甲骨文,如沒有,就要查詢相對應的金文或篆書。例如“咱”字,甲骨文沒有這個字,很多字典也沒有,這就需要查閱大量資料,包括全網資源,最后找到現代書法家方去疾的入典漢字“咱”。類似這樣的字還有很多,起初,為了查找一個漢字竟需要幾天時間,后來網絡發達了要好許多。

在“藝典”的編著過程中,設計、搭建漢字結構是耗時長,工作量大的一項工作。這不僅僅是入典漢字數量的巨大,更重要的是在構思搭建方案時,必須要考慮到要符合漢字形式美的法則和漢字間架結構法(亦稱構字法),以及與漢字“九宮格”有關的要求。其中,形式美對應對稱均衡美,間架結構美對應構字法中的“天覆”、“地載”;“天覆”、“地載”對應“九宮格”的“上三宮”、“下三宮”,漢字的中心、重心對應“九宮格”的“中宮”。大家知道,形式美法則的核心內容就是對稱均衡,甲骨文圖案的對稱美就是按照這個法則建立起來的;而“天覆”、“地載”是強調了覆蓋性和承載的辯證關系,符合“道法自然”法則,這樣結體的漢字才會穩??;“中宮”必須重心垂直、收緊、聚力,才能向外伸張,堅持這樣的辯證理念,漢字才有能量儲備,才有“精氣神”。

通常,一個漢字要設計幾個方案,按照漢字結體、構字的“法度”去篩選每一個字,從中選出最為理想的漢字。同時,他更希望把一個字的多種寫法呈現給讀者,通過漢字的多維性、多變性啟發讀者的思路,激發他們創造力。例如“酒”字,李京先生就搭建了八種寫法,展示“酒”的魅力。再如“雅”等等。

僅此一項設計、搭建、書寫草稿工序就耗時15年!這期間,他過手的漢字已超過60000多個!他用過的鉛筆,中性筆、走珠筆數以千計!

2014年春季,“藝典”進入字稿書寫階段。6000余個對稱漢字,對應等量的古漢字摹帖,需要書寫12000多個漢字,如果加上重文,數量還要增加。他從安徽涇縣一家宣紙廠定制好180*180mm的方形宣紙,以書寫初稿、成稿卡片。因為這樣大小的漢字便于掃描和制作電子版,并能保證清晰度,同時也便于對不能入典的漢字隨時淘汰,避免造成更大的浪費。這樣的書寫,對以前的設計稿來說相當于二次創作,往往看似挺好的設計稿,書寫出來并不見得美觀,這就要反復推敲,書寫,再推敲、書寫,直至滿意為止,有時一個字要寫幾十遍,上百遍是很經常的事。

例如“欽”字。它是在繁體字基礎上創作的,為了寫好這個字,他根據篆書鄧石如的范字,寫出了兩種不同的“欠”字,再與“金”合并書寫,觀察哪種更為美觀,規范。最后,他從30多張書稿卡片中選出三個比較理想、不同結體的“欽”字。書寫字稿卡片初稿和定稿是同時進行的,能入典的即成為定稿。與此同時,隨著創作思路的日臻成熟,還要對之前創作書寫的作品不斷改進,豐富,力求向美觀、簡約發展,這就必須消耗大量的時間和精力。

書寫字典卡片三年多來,他對以前書寫的一直在不斷的復檢、淘汰,最早寫的卡片紙張早已發黃,截止到書寫工作結束時,所有發黃的均被新寫的所替代!為了紀念這段歷程,他保存了一沓更黃了的舊卡片。據不完全統計,他大約寫了十萬多張卡片,現在入典的12000多字是從中精選出來的!入選率還不到10%??!那段時間,小區收廢紙的師傅固定每星期來一次,滿載而歸。那些日子,墨汁平均三天一瓶,每月一箱墨汁(10瓶),他愛人幽默的說,你是在喝墨吃紙??!

“藝典”對稱漢字的書寫不僅數量多而且難度大,精度高。對稱漢字的焦點,難點就是左右對稱書寫必須精準到每個筆畫,整字章法才能嚴謹穩固美觀。這需要在180*180mm見方大小的漢字中軸線兩側誤差不能大于1mm,書寫時必須精力高度集中,屏住呼吸,稍不留神便可出現誤差。為了達到這個標準,他發明了對稱漢字獨有的書寫順序法和創作姿態法:即“先上后下,先左后右,先中間后兩邊,先外后里”的書寫順序,核心是先確立筆畫參照標志,建立約束機制:創作書寫姿態顯得尤其苛刻,必須站立、懸腕中鋒運筆,筆鋒與紙面保持90度直角,紙面、筆鋒、視線三點成一線,視線保持500mm左右高度,要點是保持視線廣角,整體把控漢字全局平衡度,是一種“一覽眾山小”的態勢。這不僅需要書寫者有力透紙背的功力,更需持之以恒的耐力!很多看過的人,基本上看不出作品的正反面,甚至認為是不是復制的,這除了是對稱漢字的特點外,還是由于書寫的精準所致。

看到愛人每日無休止的書寫和他日漸消瘦的面龐,妻子心疼的說,你這樣寫下去,哪天哪日是個頭??!他語氣堅定地說,寫一字就會少一字,總有一天會寫完??!他經常說的八個字,也是他的座右銘“目標正確,不怕遙遠”。幾十年來,就是這幾個字,讓他一直堅定地走下去!

用李京的話來說,他自幼喜歡書畫,是一種愛好,現在是一種目標,一種責任,需要付出,需要堅守,更要奈得住寂寞!

意大利歷史語言學家卡利格(1540--1690)曾經說過:“十惡不赦的罪犯,既不要處決,也不要判勞改,而應判去編字典,因為這種工作包含了一切折磨和痛苦。”

他的住所離石景山老山公園不足兩公里,妻子經常說要他出去活動活動,呼吸一下新鮮空氣,他總說春暖花開吧,這一“春暖花開”就是10年!2019年10月國慶節,一個接近金色的秋天,他終于去了一次老山公園。這次他終于可以放松了,“藝典”已經交稿北京燕山出版社,并通過了三審程序??匆娧矍笆煜ざ吧娘L景,他百感交集,那樹,那人,那以前沒見過的涼亭,觸景生情,頓覺一身釋然,他吸足了到底的空氣,發出了一聲封存已久的吶喊!引得休閑人們奇異的目光,他心中暗想:朋友啊,對不住了,我十年才喊一聲??!

這些年來,他幾乎推掉了所有的外出旅游,筆會,出國,書展活動,他說這會心散,“收心”也需要時間!澳門一個傳統文化學會邀請他去加拿大文化交流活動,全程有人資助,他婉然謝絕了;2013年10月,美國洛杉磯藝術館發邀請函,請他搞個人藝術展,內容寫的很誠懇,說這里有很多中國風格的建筑,餐館,還有異國朋友的笑臉,你不會感到陌生,結果也被他善意的推掉了。

為了盡早讓“藝典”出版,他經常和妻子說,這字典寫的時間也太長了,要往前趕,其實,他每天工作已經十幾個小時了,天天如此,年年如此。為了節省時間,他干脆在畫氈上吃飯。他說,每天最不想聽的兩個字就是“吃飯”、“吃飯”,怎么老是“吃飯”!其實是他太投入了,半天就是一會兒的事。他說,進入了創作意境,就像演員進入角色一樣,現實與戲情難免分得清楚。他經常吃飯時用筷子在桌子寫字,并經常發出“恩,好的”的聲音,他的家人已經習以為常了,他說這是他想好了解決一個字或一個筆畫的解決辦法,他認為,吃飯是一個程序,不需要很多的精力,每頓吃飯基本用5.6分鐘。有時,半夜突然想好一個字的寫法,怕醒來忘記,就寫好存到手機里,早晨起來繼續創作。

多年長時間的站立書寫字典卡片,使他左腳跟失去彈性而變得沒有血色,沒有知覺,右下肢長期浮腫變黑,直到有一天在洗腳時發現小腿掉下一塊肉來,血流不止,方覺問題嚴重了。醫生說這是長期站立造成靜脈回流受阻,需要平臥休息,否則病情惡化,后果會很嚴重。于是他開始每天去醫院換藥,后來為了節省時間,他讓愛人買了醫藥箱、碘酒、醫用紗布、棉球和口服消炎藥等,干脆當起了家庭醫生。即使在這種情況下,他每天也堅持八小時站立工作,中午飯后平臥一個半小時,這樣堅持了一年多,傷口才逐漸封閉。這還是得益于他愛人發現了一個偏方,即在患處涂上蜂蜜,才使患處加快愈合。期間,感冒發燒他也沒有打破這個“作息時間表”。他的左腳跟在結束編纂工作半年后,才恢復血色和知覺,腳背的浮腫才逐漸消失,曾一度他懷疑是不是腎臟出了問題。他說不能耽誤更多的時間,是因為他盼望在2019年10月出版,以此向建國70年獻禮!他認為這是非常有紀念意義的事情。

“寶劍鋒從磨礪出,梅花香自苦寒來”2019年11月27日,他終于迎來了盼望已久的時刻-----慶祝建國70周年及甲骨文發現和研究120周年,《漢字對稱藝典》首發式暨李京書法藝術展開幕式。

圓夢與展望

主席臺前,李京發表了熱情洋溢的歡迎詞,此時,他心情激動萬分,聲音難免有些顫抖。臺下,有專程從外地趕來的好朋友,有多年默默支持,鼓勵他的老朋友,老首長,老將軍;也有出版社、書法家協會的領導,當然也有幾十年相濡以沫,無怨無悔支持他的妻子。

著名書法家丁嘉耕副主席,代表中央國家機關書法家協會主席團,北京市書法家協會主席團,向大會致辭,他說,《漢字對稱藝典》是一部洋洋清逸的大典,它的出版,是李京先生對中國對稱漢字的一個總結,彌補了中國文字學、對稱學的一個空白,是一部文字學法典,它將載入歷史、出版史、書法史、中國文化史、文字學史,是書法學、文字學一件大事紀,是具有里程碑性意義事情。

北京燕山出版社社長夏艷在賀詞中說,李京老師歷時20余年,在深入研究古陶文、甲骨文、篆書等平衡對稱文字的基礎上編著而成這部《漢字對稱藝典》,他的對稱文字依據均來自于古文獻,既有傳承性、又有創新性,是一部兼具資料性、工具性、藝術性、文獻性于一體的新時代辭書。

海軍航空工程學院原副院長吳方臣將軍,作詩一首,題為《賀(藝典)首發式》:中華文明五千年,漢字書法世界傳。李京創新標新異,傳承文化開新篇。老兵吟詩喜祝賀,學習李京勇當先。攜手共筑中國夢,此情長久地連天。以賀《漢字對稱藝典》發行及李京書法藝術展圓滿成功,并贈殲15型艦載機全真模型,以象征中國漢字藝術起飛,遠航。

這一切,正像國家文物出版社副總編,劉鐵薇初次看到新書時所描述的那樣,20年孕育的偉大,一朝誕生,真為你們高興!

著名歷史學家、考古學家、古文字學家、中國文字博物館顧問88歲的李范文教授在《漢字對稱藝典》的序言中寫到:“藝典”對于了解中國藝術文字的起源、演變、生成,認識乃至普及,產業開發,傳播,了解藝術文字發展史和人文思想內涵,具有重要的參考作用。對于增強中華民族文化自信,傳承民族優秀文脈基因,進行愛國主義教育,弘揚傳統國學的博大精深,具有積極意義。

《漢字對稱藝典》

這是一部有學術研究價值又有普及意義的好書。

李京先生終于圓夢了,他圓了自己一個20余年的漢字夢,他更圓了古人渴望漢字更為衡美的千年之夢!他讓“甲骨”換上對稱之美的“新裝”,他以鐫琢文字的方式,贏得了非凡長征的最后勝利!從此,國人有了整體對稱之美的文字,并與參差之美漢字相呼應、比翼齊飛的中國漢字集群!

然而,他的夢并沒有停止,非凡長征之路新的目標正在醞釀,啟航!正如前文所說,一個故事的結束,意味著新故事的開始與展望。他要在“藝典”后時期的漢字藝術課題上,進行深度研究與開發,他認為,中國古漢字藝術存在巨大的可塑性和開發利用空間,漢字對稱藝術的觀賞性、裝飾性、辨識性十分顯著,它的實用性,商業價值也會在實際應用中得到印證或提升。

這是因為漢字對稱結構形成后,會產生海量雋美、以萬計算的神奇對稱漢字圖案,幾乎每個字都是一件精美的藝術品,其中有很大的聯想和創作空間。如《象》、《法》、《藝》、《虎》、《壽》、《雅》等,與本字的概念形象十分接近,令人驚嘆。我們仿佛看到憨態可掬的大象向我們走來,代表正義化身的獨角獸那威嚴的眼神。

著名書畫藝術家,百歲老人孫菊生在評價對稱漢字藝術時曾經說過,它是抽象藝術中的形象藝術,形象藝術中的抽象藝術。

所有這些,都成為對稱漢字藝術接地氣式的獨特優勢,這對于促進對稱結構漢字藝術更深理論層次的學術研究與探討,對于旅游休閑領域的影響與推動,對于漢字藝術辯證思維的啟蒙與引領,以及漢字藝術實用性、創新性產業的開發等,將產生積極影響,發揮重要作用。

李京先生認為,古文字的生命力要體現在實際應用上,這樣是為了更好的傳承。幾十年來,他在研究、編纂“藝典”之余,進行了多種途徑的有益嘗試。足跡如下:

連續多年出版漢字對稱藝術郵票集,被評為中國郵票上的十大書畫藝術大家;“雙猴獻壽”漢字對稱藝術品在瀚海拍賣會上,以9.8萬元成交;被譽為對稱書法藝術拍賣第一槌;20余噸“雙筆佛”玉石景觀在遼寧鞍山玉佛寺落成,每年游客參觀百萬人次;《太極生肖》書法全卷榮獲世界之最稱號;對稱漢字藝術《心經》轉珠腕表首創受青睞;多個對稱漢字藝術圖案被批準為國家商標;榮獲多項漢字藝術圖案、字體國家知識產權證書;其書法因筆力遒勁,筆法精道,法度森嚴,結體穩重,高古而頗受藏家青睞,成為國家名片和禮品。

李京先生在談到漢字傳承、創新、實用性時說,創新的前提還是要深刻發掘古人時空觀和方法論的思想精髓。先哲們幾千年前可以發明、創造出至今仍具有頑強生命力的漢字,成為中國優秀傳統文化的標志,足以說明它的精深,博大和與時俱進。比如古人在“六書”中的時空觀與空間思維。我們通過多年研究漢字案例分析,以及漢字構件在搭建過程中,深深地感受到這一點,古人的想象力足可以使我們產生敬畏之心。所以,發掘、研究、發現到一定的深度、廣度,創新就自然生成了。

古人不識今時字,今字曾經出古人。

我們被李京老師幾十年做一件事情的“工匠精神”所感染,更被他數載如一日堅守取得的成果所震撼,他以執著和非凡毅力踐行在煙波浩渺,源遠悠長的中國漢字藝術演變的長征之路上,留下了一段清晰的采擷漢字之美的足跡,在他自己藝術人生的長征路上篆刻下了屬于他自己,更屬于國家,屬于人民、屬于世界的中國文脈的印痕!他是一位堅守者,一位踐行者,更是一位養護者,他兌現了“要為我們的后人做一些什么”的質樸承諾!我們期望有更多像李京先生一樣的守護者、踐行家,去滋潤、呵護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這顆千年大樹,讓她更加根深葉茂,挺拔蔥郁!

編著 李京先生

李京,書法家,學者,1956年生人,中國邏大畢業(歐陽中石校長,著名邏輯學家、書法家)。多年從事漢字結構藝術研究工作,早年在市級書法家協會任職。發表數百篇學術論文,出版《大道自然》等相關書籍,2019年10月出版《漢字對稱藝典》。多項漢字藝術研究成果榮獲國家知識產權和世界之最。

分享到:

?
今日熱點
《漢字對稱藝典》編著李京的非凡長征路
《漢字對稱藝典》編著李京的非凡長征路
法國蓬皮杜藝術中心正在舉辦永久館藏展“MAD建筑事務所:MAD X”
法國蓬皮杜藝術中心正在舉辦永久館藏展“MAD建筑事務所
推薦文章
畫家林簡的抽象藝術之路
新浪棋牌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