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 首頁 > 收藏 > 人物 >

?喜迎建國71周年 舉國同慶盛世佳節——畫家王榮昌

【藝術簡介】

王榮昌,1948年出生安徽蕪湖,國家一級美術師。歷任榮寶齋(深圳)書畫研究院副院長;廣東省文化學會書畫專業委員會委員:深圳專家委文化藝術委員會副主任等職?,F任【中國文化藝術交易中心】鑒定委員會副主任及特聘畫家;香港藝術家聯合會副主席、香港美術家協會執行副主席、中國國畫院副院長等職,先后被中國文聯授予“德藝雙馨藝術家等榮譽稱號。作品被人民大會堂、中南海等機構收藏。作品先后在《人民日報》《解放軍報》、《中國美術報》等近百家報刊雜志及電視臺報道。并由北京大學出版社、中國美術學院出版社全國出版發行《中國高等藝術院校藝術教學范本——王榮作品精選》等。

《雨過飛泉圖》97cm×90cm

淡雅寧靜,妙美如蘭

——評王榮先生昌的花鳥畫

王榮昌先生是當代畫壇頗具影響的學者型畫家,他的畫,灑脫、自然、高古、空靈!給人以瀟灑出塵的藝術感覺。他以學者的睿智,匠心獨運地把握創作契機,意取八大、承襲先賢,筆墨語言洗練干凈,氣韻如行云流水,意境渾然天成,從而詮釋了畫家本人知行合一的樸素人格,體現出畫如其人的君子風范。

徐恩存老師說過:“學者型畫家的不同之處,在于作品的筆墨書寫是靈性智慧與學養根基的結合,在寫意的揮灑中,自有一種少有的精致,而且,善于在別人涉獵或缺憾處體現出匠心獨運的把握與創造。”

《湖光秋色》97cm×90cm

王榮昌先生的畫,恰恰表現出學者的靈性智慧與學養,他的畫空朦飄逸、氣韻蓬松,更見郁勃之氣。從筆墨的運用上看,精恰、巧妙、虛實互補、濃淡相滲、實中有虛、虛中有實、先濃后淡、先淡后濃、化境入境、巧奪天工之美,蒼潤古樸之機,淡雅清新,給人的感覺是虛實有序,墨色互動的平淡雅靜。表現出一種融古通今的“從容”及自然美升華至藝術美的靈氣。其高雅的詩意,鮮活靈動的畫面,盎然有生機,表述出畫家的藝術取向,藝術思考與創作靈感,簡潔練達,章法有序,其用筆婉轉、輕靈、“一波三折”地表達出“中和之美”與“骨法用筆”的靈奇之機。而且用筆用墨,收放自如、將“水破墨”“墨破水”的寫意功夫,洗練得出神入化,自有氣韻凝結的高深境界。例如《墨荷》系列的灑脫,《墨竹》系列的清新淡雅及《春》之柔和,《夏》之鮮活,《秋》之練達,《冬》之爽目悅心。

《山鄉牧歌》97cm×90cm

可見,王榮昌先生的花鳥畫,無不在筆墨的豐富變化中,或潑墨如云,或輕描淡寫,或輕柔隨意,其“以書入畫”的功夫,既自然隨心又無拘無束,曠放恣肆、濃淡有序、勾添渲染有出處,有章法,有筆有墨,有虛有實,有濃有淡,厚重大氣,渾然一體,曲徑通幽,筆墨兼得,灑脫清幽,妙曼,深邃,其境通禪,順勢而寫,筆墨積累厚實,境界高妙,胸有成竹。如此灑脫的筆墨運用,別具一番雅意。

王先生在筆墨洗練中,將天然之美融入藝術之美的意境中,形成視覺“張力”,以保持藝術追求的“自由尺度”,在自我觀照與藝術表達中展現出對自然之美的“把握”與藝術提升的“尺寸”,盈造出從有法到無法的轉化過程,達到“畫到生時是熟時”的韻致,并境隨心出,將筆情墨趣提升到“水到渠成”的趨向之中,從而強化了“感覺因素”形成筆墨淋漓盡致的自然意趣!并在“意向”松動中保持“田園詩意”的清麗入畫,在順理成章的嫻熟揮寫中,恰到好處地表達出王先生歷經洗練筆墨語言,是在不斷繼承與創新中得心應手,“以技入境”其畫更加靈動充滿郁勃生機和人文關懷。在這樣的創作感覺中,他的畫不僅闡述著古文脈的傳承,而且形成承上啟下的藝術特色。純樸、淡雅的意境,得以“外師造化,中得心源”的成熟與老道,形成“庚信文章老更成”般的練達精湛,彰示出厚實見純粹,返樸歸真的意韻。

直言之,王昌榮先生的水墨藝術洗練精恰,造境氛圍厚實,其意境達到“清雅與厚重同在,色彩與墨韻共存”。古樸、天然,盡展“水墨勝處色無功”的古韻古意。由此,在奇思妙想中刪繁就簡、化墨于水、融水于墨,妙筆淡墨陳述傳統水墨之玄妙。例如《曉露紅蓮香》、《經霜不凋》、《露馨神怡》、《寂寞無俗情》、《晴云游動》、《清香滿乾坤》、《冷露沁香詩入夢》、《淡泊存乾坤》、《疑是春寒雪未消》、《靜穆幽深》等作品,皆是王榮昌用純水墨創作的花鳥作品,表述出他對水墨韻致的理解與深刻解讀。讓人讀出,以水墨自由自在的書寫過程,氣韻生動、變化豐富、筆墨的濃淡變化更具個性化、本色化,演繹著水墨為材質的藝術,復雜變化與高妙意境,達到畫“氣”不畫“形”的氣質及畫中風骨。使行云流水般的水墨變化在精彩紛呈中,陳述出寫意畫內在質地的純樸。又在遠近、疏密等結構營造出筆墨互動互滲的藝術氛圍,其點、線、面及濃淡、干濕的互為參補,形成畫中之境“妙境如蘭”佳作。例如《疑是春寒雪未消》就是王先生頗為經典的代表作品,精湛的技法,又融詩韻形成詩書入畫的情景,達到“詩言志”的層次,其詩妙在與畫相融的薄大氣勢,寫出了畫家對自然之美的感嘆與感慨,“冰雪林中著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塵,忽然一夜清香發,散作乾坤萬里春”。其詩入情入景,入畫后恰到好處的表現了詩書入畫的高超技巧。

另外,王榮昌先生在用色上更是高妙,其墨色融洽,有“點睛”妙筆,堪稱匠心之作,嫻熟老道的水墨功夫,點綴色彩之后,更讓人眼前一亮的清爽無比的感覺。例如《冰潔》、《相依》、《月色荷塘倦鳥歸》、《大吉圖》、《全家?!?、《相看兩不厭》、《歲歲平安》、《雄霸天下》、《凝香》、《雨林深處》等作品,皆為妙筆生花之作。其墨濃色鮮、墨色互滲、靈動鮮活、分寸有度,實為精妙絕倫之逸品。

綜上所述,我們看到王榮昌先生的花鳥藝術,是對藝術本質規律探索后的精華水墨的把握,分寸有度、傳承有序。他的花鳥畫,在一定程度上闡述著,中國傳統水墨藝術的精奧,并在長期的自覺中發現水墨創作的規律,有一種在超脫樊籬后的在發展,達到“一任心性的抒寫且不受束縛”的創作自由。筆墨率性而且取向有法,心性使然且敢于創新,在叩問傳統藝術中,得以回歸自然美與藝術美之本身,由此獲得水墨寫意的真諦!其語言特色更見個性化,達到以寫意為主的書寫格式,其作品無論單純地用純水墨創作,還是墨色融合的創作,都在一種“平中見奇”中透出,少有的清新,并帶有雋永的詩情畫意。

我們在閱讀王先生的花鳥畫時,猶如讀一首古韻悠悠的長詩,淡淡的幽靜中,妙曼悠長,有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妙不可言。其畫,寧靜淡雅、妙美如蘭!

詩畫相融 彰顯大家風范

——論王榮昌先生的水墨荷花

文/苦木(著名藝術評論家)

當代書畫藝術,即是一種藝術言語氛圍的融合,也是一種藝術格調的重現,這種組合意味著創作思考的轉變,藝術觀念的更新,具體表達出“言語轉向”的規律,從而標志著中國古典藝術在新時代的發展與變化,反映出人們的審美理想及審美觀念的提升,表達著當下人們的內心深處和精神追求的渴望,從而使傳統的水墨語言,再次呈現出令人嘆為觀止的藝術景觀及藝術規律的高雅與純粹!

《春夏秋冬》180×49cm×4 2014年

王榮昌先生的水墨荷花,正是以這樣成熟的思考和嫻熟的把握,形成水墨畫中更具個性的創作格調,先生以他積年累月的創作經驗,彰顯出其畫面老道,功力深厚的大家風范,更能表達他對中國水墨畫的理解與叩問!因此在王榮昌先生的水墨荷花作品中,始終洋溢著一種源于傳統精華筆墨的傳承,及先生這種寶貴經驗中蘊含詩意的美妙創作,致使先生的水墨荷花在水墨交融中得以如詩的提升,達到妙不可言的變化空間美,形成其獨家的見解,確切地反映出先生對古典文化的長期研究,及對水墨畫特色語言格式的理解。所以先生的水墨荷花,巧妙中帶有古典曼妙的傳承格局。

《雨后》68×68cm 2012年

閱讀王榮昌先生的作品,可以看出他的水墨荷花在當代畫壇中表現出別具一格的風采,他是一位當代畫壇不可或缺的畫荷藝術大家,從他的繪畫風格中可以讀到精妙深奧的藝術章節和藝術個性,傳承著中國藝術再現自然之美時的高妙與玄美!正如美術史所說:“一定的歷史時代的審美要求,規定者藝術家朝著怎樣的方向形成和發展自己的創作個性,并給予他的創作個性打下了深刻的歷史烙印,并賦予更具體的社會歷史內容,在傳統的創作中和同時代藝術家之間產生互相影響,從而通過對前人的學習中,從前人的成就中得到啟發,進而發現自己特有的個性氣質,得以形成自己的藝術風格,和“畫如其人”的特點。”而在王榮昌先生畫荷藝術很多層面中,恰能表現出先生對中國古典藝術探索與叩問后的水墨盈造,他以君子心胸抒發出對藝術的理解,其透徹的筆墨語言在經年久月的洗練中更顯豁達,讓人們讀出先生是以過花甲之后的莊重,用筆墨的變化,翻讀他對傳統藝術的意境化境入境后的升華,從中得以將水入墨,墨入水后的變化達到隨心所欲,和極具有深遠的層面。品讀先生的水墨荷花,濃淡,虛實,若有若無之間,極見玄美,給人如詩如畫的賞心悅目之感覺。

就王榮昌老師作品而言,先生的本色用筆,或渴或焦、或濃或淡、悠游飄逸,化墨于水、或勾、或點、或潑、或灑,或融墨與濃淡之中或放筆揮寫,豪爽大氣,筆墨隨心所欲,瀟灑練達,依心使然。每副作品,彰顯自然,無拘無束、開放恣肆,給人高妙、淡雅、妙美如蘭的祥和。其色彩點綴,讓人嘆為觀止,且畫面厚重處,亦見墨色渾然,天成靈妙處又透出畫面中少有的清爽自然,悠遠之美,迥曲之氣呈于畫中可謂妙哉其中,巧在其中,漫長在其中,給人以詩意般遐想和陶醉!總之,從先生的水墨荷花畫里呈現了一個明顯的藝術特點,他的這種個人性,具形性的語言特色,取向了先生的創意,都是在形象與意向之間形成鮮明的個性定位,達成先生的水墨荷花以情思與意境為軸心,讓作品在似與不似之間形成意境的發現與表達,達成刪繁就簡隨心隨意卻有成竹在胸駕馭筆墨的創作過程。

王榮昌先生的水墨荷花表現著寫意與意境的升華力度,情感與意象的呈現,秉承著對傳統藝術的不斷叩問與推敲,保持著對自然美的敏銳感覺,加之純樸厚道的內心學養,盡情盡意地揮寫出對傳統藝術,對大自然贊嘆的一幅幅菱歌,同時先生保留住他內在精神追求的自由空間,因此王榮昌老師的畫荷藝術得以“自我”和主觀表現中更深層的升華。先生筆下的水墨荷花,強化了傳統藝術的真實美感,其美妙處,則呈現再現自然的美與傳統藝術之美的相融相合,其意象之間達到若即若離的想象空間和有意無意的狀態。其生動的線條,濃重的墨色,淡雅的色彩,營造出鮮活的畫面,區別于現實中的荷花又高于自然荷花之美。所以王榮昌老師的水墨荷花形成自然美的升華,又給人們精神層面與自然空間中轉換,得以藝術的情景美和意緒的想象美,而且在意象美和自然美的松動中產生空靈及飄逸的詩意與詩畫互補的玄妙。

總之,王榮昌老師的水墨荷花是運用對藝術感覺捕捉和傳統筆墨的推敲,達到在“似與不似”之間的運用過程,先生是用”生時提熟“的創作理念,完成法無定法的轉換,從而達到表象與意象之間的內在升華,盡管先生的荷花在用筆用墨時,尤顯自然而然的嫻熟,但卻證實先生的水墨荷花是歷經洗練的畫壇精華。

其一,王榮昌先生的水墨荷花闡述出古典藝術哲理。

北宋學者程頤有言“天地陰陽,其勢高下,甚相背,然必相須而為用也。”古圣者老子亦言“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此生生不息之謂也。”在王榮昌先生的水墨荷花作品中,佐證著傳統文化的哲理與修養,體現著陰陽相合,其勢高下,順理成章的傳統古法,如先生所創的《天香云外飄》、《相依無悔》、《歲歲平安》、《墨荷》、《雨滴芭蕉》、《梅蘭竹菊》、《秋碩》、《葫蘆》、《雄霸天下》、《時聞鶴一聲》、《疑香》、《清趣》皆在互補中洗練出水墨藝術精純之美。

其二,儒雅之風彰顯在王榮昌先生的作品之中。

《中庸》載,其次致曲,曲能有誠,誠則形,形則著名則動,動則有變,變則化,唯天下至誠為能。王榮昌先生的水墨荷花,很大成度上表現出儒雅之風的最高境界,先生在理解與推敲道法自然之時,化境入境融合在儒學的博大之中,講究曲折之美的靈動,完善了陰陽向背之妙法,又將儒學之風雅融入畫作中形成以曲為美,曲中得形,以意為美,意曲互融妙美之境,如王榮昌老師的山水,《故鄉的云》、《山居圖》人物畫《板橋小像》、《疏花映月》皆在表現一種高雅,端莊的儒子風度,形成詩書畫入境化境的學者風范。

其三,王榮昌先生的水墨荷花表現著古樸的傳統風骨

王榮昌老師的水墨荷花,在追求意境的同時達成一種傳承古法的風骨,尤重“氣韻生動”之說,先生的水墨荷花,高妙悠遠,達到出神入化之境,先生不僅博通古今,又把佛學中“心境相依”之說融于筆墨之中。在畫里畫外追求一種妙境如禪的心法,從而達到“以心讀境”用心化境的水墨語言,他把古人畫學修為與古圣賢之高論融匯入心,加之幾十年的潛心苦學,終于形成,畫中之風骨,細品先生的畫作,其妙語如珠的筆墨語言,讓人心曠神怡。

其四,王榮昌先生不愧是學者型藝術大家。

恰如王榮昌老師在《論傳統水墨的傳承與發展》中所強調的:”傳統水墨藝術自古自今都左右著中國畫家的成長與發展,亦是中國畫家學有所成的根基,時至今日,傳統水墨依然承載古典藝術之美的精華,表現著古典藝術和當代文化藝術的弦接性與可續性發展。“如此看出先生的學識、修養以達到相當高的境界,先生為人平靜平和,不爭不頂,且學養豐厚,他的畫是一流的君子畫,先生人品亦是坦坦蕩蕩,極具謙和儒雅的君子風度,堪稱才華橫溢的藝術大家!

分享到:

?
今日熱點
如期而至,順歷攜江衡在藝術深圳舉辦當代藝術展
如期而至,順歷攜江衡在藝術深圳舉辦當代藝術展
不二美術館798藝術區開館 首展“雪山圓相”當代藝術展
不二美術館798藝術區開館 首展“雪山圓相”當代藝術展
推薦文章
姜昆與父親學書法
新浪棋牌手机 电脑炒股软件哪个最好 全天湖北快3计划网页 天津11选五最新版走势图 台湾宾果28开奖同步 快乐8规则 上海时时乐所有走势图哪里看 甘肃快3综合走势图 牛彩湖北快3走势图 有闲钱怎样理财收益好 内蒙古快三二不同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