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 首頁 > 收藏 > 人物 >

朱明德手繪漫畫講述奮戰在抗“疫”一線的故事

藝術簡介

朱明德,畫家。河南商丘虞城縣出生,洛陽市長大。在新疆當兵十二年,轉業在北京水產局工作十三年。首都經貿大學研究生畢業。曾在門頭溝區委工作八年。曾任北京市社科院黨組書記、院長,北京市文聯黨組書記、常務副主席。受聘北京師范大學北京文化發展研究院教授、副院長。中國美術家協會第七屆理事,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F為中國書畫家研究會副會長。

2003年,朱明德時任北京市社會科學院院長、書記。面對非典,他和領導班子帶領全院社會科學家,冒著危險,深入基層,調查研究,獻計獻策。積極參加抗非典斗爭,受到市領導的高度重視?,F在,作為一個退休的畫家,朱明德人在北京,心系武漢,隨筆書畫,聊表內心的關注、悲憫、支持、敬意、祈盼!

手繪漫畫講述奮戰在抗“疫”一線小護士的故事

面對嚴峻疫情主動請纓

1月24日,除夕,在醫院值班的12級護理專業建橋校友諸玫琳,等到了上海首批援助武漢醫療隊當晚出發湖北支援疫情防控的消息。身為其中一員,她安排好工作生活后,就義無反顧踏上抗疫征程。就在出發前一天,臨近下班時,諸玫琳的工作單位——上海中醫藥大學附屬曙光醫院收到市衛健委關于組建醫療隊援助湖北共抗疫情的通知。面對嚴峻疫情,諸玫琳第一時間在ICU工作群里主動請纓。經過短短20分鐘,曙光醫院三批九人醫療隊組集結完成。諸玫琳與同事黃鳳、程鑫,如愿成為單位首批援助武漢的3位醫務人員,隨時待命出發。

爸爸說,你既是黨員,也是重癥監護室的護士,年紀又輕,也沒結婚,你就應該去報名。

除夕夜,來不及和家人好好道別,諸玫琳就以特別的方式和家人一起迎新年。她在微信朋友圈曬出一組全家福照片,意喻“團團圓圓、平平安安”。下一刻,她就作為第一批勇敢的“逆行者”馳援武漢,不管風雨,不問歸期。

接手重災區中的重癥患者

諸玫琳及同事是本次上海援助武漢醫療隊中第一批進病房的醫護人員。駐扎在武漢金銀潭醫院,接手的,是醫院北三樓重癥病房的重癥患者。

疫情的戰場上,時間等同生命。1月26日中午,上海醫療團隊接受防護操作培訓。培訓結束后,被安排到中班的諸玫琳及同事就直接上崗,與武漢同行交接陣地。

在重癥病房上崗第一天,醫護人員的交接工作事無巨細。熟悉了解醫院病區方位、空間分布,醫用物資、搶救物資是最基本的,更重要的是充分了解病人情況。

整個北三樓呈“U”形分布,是原來的外科病房改建成的簡易ICU,環境條件有限。樓層收治了28個病人,中老年人占了相當大比例,病人的病情都不太樂觀,超過20人無法自主呼吸,在使用呼吸機。只有2-3人癥狀較輕,正準備轉去其他病區。

在收治危重病人北三病區,除了照顧好病患,醫護人員也要做到零感染,因而各個環節的防護工作非常關鍵。

所有醫護人員需要穿三級防護服,將自己全副武裝。把厚重的防護裝備一層一層包裹在身上,平均就要20分鐘左右。穿著防護服,體感悶熱,走一圈就渾身濕透,體力消耗也遠超平常。卸裝則更關鍵,耗時也更久。由于周圍都是被病毒污染的物資,卸裝順序不對,就可能把自己暴露。諸玫琳說,結束工作后,由于從帽子到鞋套,每脫下一樣,每步都要洗手消毒,自己及不少同仁的手也因反復消毒過敏紅腫。諸玫琳說,之前工作時,防護服在工作后馬上就可以脫掉。但是,這次值班期間,為了避免增加污染幾率,也為了節約防護裝備,護士選擇不吃不喝,因為裝備穿脫太過麻煩。而且上了廁所,整套防護服就報廢了。

第一天,諸玫琳與同事們在全身防護服的狀態下,一直工作到凌晨1點多才與夜班護士交班,期間,她們里層的工作服濕了又干,干了又濕。悶熱的防護服內,她們的工作服走一圈就濕透,走到通風消毒的走廊,瑟瑟冷風又吹干了衣服。下班時,脫下面罩,臉上盡是壓瘡;脫下口罩,已經全部濕透;脫下手套,手被汗水浸皺……

凌晨3點,從醫院回到住處的諸玫琳才開始休息。諸玫琳開玩笑說,第一天在心理和體能上適應抗疫一線,自己全靠“一身正氣”。

病人生活護理的“家屬”

上海援武漢醫療隊的工作逐漸進入正軌。隨著各方面物資的到位,上海第二批支援醫療隊的救援,第一批醫療隊的防護舉措和工作條件比最初有了一定的改善。之前延續金銀潭護士排班時間的上海醫療團隊,護士排班已經從8小時一班,減少到6小時一班。

然而,因為她們接手救治的病人病情嚴重,工作強度依舊非常大。醫生白班的工作時間是上午8點到下午5點,查完房、安排好治療就會離開病區。護士則會全天候駐守,1位護士要至少負責4位病人的護理,遇有突發情況可通過對講機呼叫醫生進來處置。

護士的工作內容范圍非常廣,比以往重癥監護室更甚。由于收治病人都是用無創呼吸機,或者用高流量氧氣治理的重癥病人,病情嚴重多數無法生活自理,沒有護工人員及家屬,一切都得自己抗。

她們除了常規監測病情、靜脈補液、呼吸機導管護理等醫療護理工作,還要解決病人的生活護理,包括更換床單、病人飲食、嘔吐、排泄物清理,甚至清掃廁所。“清理排泄物的時候,我們非常理解病人不是故意的,因為乏力是他們患病的病癥之一。”理解病人的惶恐、不安、無助,護士才能成為病人患病期間的最溫暖依靠。

2015年畢業后,諸玫琳在曙光醫院ICU重癥監護室工作了近5年,卻說自己只能算資歷尚淺“小護士”。重癥監護室的護士專業性非常強,由于重病患者生命體征每時每刻發生變化,分析他們病情變化的早期癥狀如心衰、ARDS等就非常重要。“雖然自己在護理專業學了7年,但是和老師們比起來,還非常缺乏立刻判斷病癥的經驗。”她會認真學習前輩們的經驗技巧,使自己能幫助更多的人。

(供稿單位:上海建橋學院,漫畫作者:朱明德)

分享到:

?
今日熱點
中國禪港澳行—雪山圓相寫意禪畫世界巡展香港、澳門站即將開幕
中國禪港澳行—雪山圓相寫意禪畫世界巡展香港、澳門站
《漢字對稱藝典》編著李京的非凡長征路
《漢字對稱藝典》編著李京的非凡長征路
推薦文章
畫家林簡的抽象藝術之路
新浪棋牌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