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 首頁 > 收藏 > 人物 >

2020協愛同行——當代畫家朱法鵬藝術鑒賞

朱法鵬,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國家一級美術師,、國際現代水墨畫聯盟副會長等。被中國文聯評為建國六十年中國畫六十強畫家,2010-2011年雅昌當代國畫價格指數名家百強,2016胡潤藝術榜排名46位,2019年胡潤榜排名68位。作品分別在多家拍賣行拍賣,其中作品被保利/榮寶/瀚海春秋大拍中多次拍出佳績。

不一樣的“法”式優雅

法鵬先生的畫具有寫意性、表現性藝術的特征。他慣于將自身的氣質稟賦、人生閱歷、文化修養傾注、滲透在作品之中,轉化為一種寫意狀態的真實性情。作為藝術家真性情的體現,朱法鵬的畫具有顯而易見的主觀性表征。無論是應物象形,還是隨類賦彩,藝術家鮮活的書寫性筆觸總是會脫離形與色的章法窠臼,獲得一種表現性的自由度。

法鵬先生的花鳥代表作中,游魚與丹頂鶴最受藏家喜愛和推崇。他通過運用手腕的力量,來控制筆鋒落紙的速度和色彩的分布,色澤濃淡相宜,色塊層次分明、畫面流暢、立體感強、極富生命力,其造型之美、神態之靈,令眾多的法鵬畫迷嘆為觀止。今天我們分享的便是這“只應天上有”的“法鵬鶴”。

終日無群伴,溪邊吊影孤。

——杜牧《鶴》

《溪間鶴》

鶴作為中國傳統高貴精神的象征,賦予了鶴的典雅修長、氣宇軒昂的形象,機敏、靈氣、忠貞的品性,也造就了鶴在文化意義上的高貴與圣潔的象征意義,因此,鶴入詩又入畫,是文藝的不竭題材和靈感源泉。中國繪畫史上,趙佶畫鶴之雍容華貴,邊景昭畫鶴之高雅自然,沈銓畫鶴之高蹈優雅,各得其妙,而法鵬先生的鶴自帶一股“仙氣”,有一種鶴“魂”。

法鵬先生的對鶴的描繪基于對其細致的觀察,并添加自己對鶴的“情”于其中,加以結合和創造。他筆下的鶴與杜牧詩中“溪邊吊影孤”截然不同,三五只出現,在溪邊覓食、耳語,“傲”但不“孤”。它們有的婉動長頸,有的側耳諦聽,有的正悠閑棲息,構圖完整、大氣,盡顯傳統的筆墨功力、立體的空間畫面、大方的生動色彩。

丹頂西施頰,霜毛四皓須。

——杜牧《鶴》

《溪邊弄影》

《溪邊弄影》中,共繪有四只仙鶴,立于溪間山石上,姿態各不相同,無一重復,仿佛相伴于溪間小憩,偶有交流。法鵬先生筆下的仙鶴靜雅高潔,尤以清新、傲潔的神韻著稱。他用筆率意,用墨灑脫,寥寥數筆勾勒出主體,用線多以中鋒、長線、曲線為主,極具抑揚頓挫之勢。他不僅用了國畫中的“線”,也用到油畫的筆觸,加以色彩的融合,其筆力與墨色交相呼應,水墨與色彩互滲,以大塊鮮紅點染丹頂,一如那詩中的“西施頰”,極少墨線繪出喙、腿、爪,再用兩三塊重墨隨意賦形鶴尾,鶴之靈韻栩栩如生。

畫中從左下方和右上方插入幾支柳條,柳枝溫柔,橫趣錯落,增加了畫面的層次,柳枝在鶴的掩映下虛實相間,充滿了張力與韻律。其湛藍色描繪的背景小溪,意境雅致、浪漫,予人更強烈的想象空間。也映襯出靈鶴更加高貴與嫻靜。

鶴閑臨水久,蜂懶采花疏。

——林逋《小隱自題》

羽毛似雪無瑕點,顧影秋池舞白云。

——李紳《憶放鶴》

《鶴影》中,背景也許是一彎池塘,也許是一道溪流。法鵬先生用抽象的手法加以油彩涂抹,描繪出鶴與鶴的倒影,看似分布的錯綜復雜,卻又不失井然有序,每一個鶴位置都經過法鵬老師的精心構圖。畫面中一只只優雅高潔,引吭高歌的仙鶴,紅、白、黑、黃的筆觸點綴其間。雖然看似紛亂,卻各有各的存在、各有各的活力,溪水波瀾不驚的“藍”隔開了一個個小小的生命,卻使得畫面更有秩序感。動與靜的結合在法鵬老師的畫筆下,更顯得清雅,別致。法鵬先生將中國水墨的渲染方式及空間觀念中帶入西方抽象油畫中,將畫以色彩和空間來分配,帶領觀者進入一個似無形又有形的抽象世界中。

云間有數鶴,撫翼意無違。

——張九齡《羨鶴》

法鵬先生在繪畫之余熱愛收藏,他曾與多地政府、企業合作設立法鵬博物館,展出了他私人收藏的青銅器、玉器、金器以及瓷器等藏品。對這些藏品的研究與賞玩,也帶給他繪畫上很多不一樣的啟發,這也是為什么我們總能從法鵬先生的作品中欣賞到與眾不同的文化底蘊與視覺沖擊,一種特有的和中國內涵與中國氣度。

《融》

畫家永遠在生活中選材、提煉、再創造。造型藝術中的“抽象”不同于哲學的抽象概念,而是指在客觀世界蕪雜的表面現象中抽出其形象特征,抽出其構成美感的形式要素,如此,則“抽象”與“高度概括與夸張”實質上是近乎同義語了。我們竭力要“抽”隱匿于自然形態中的形式美之“象”,可惜抽不出或抽不好,要抽這種象,比之描摹自然的外貌困難得多多了。

像這幅《融》,它是抽象的、無形像的,雖有形、光、色、線、點等形式組合,卻不具體表現某一客觀物象。還原客觀物象,不僅有像不像的問題,還有美不美的問題,“像”它不一定是“美”,這幅《融》便是在作畫時,法鵬先生腦海中將他感知到的客觀物象所有的“美”的提煉、結合而成。不同的觀者有不同的觀感,這幅作品是發散性的、無邊界的。

《寒露》

寒露時節,秋意漸濃。法鵬先生看似隨意的揮灑,構建出了一個江南小鎮的早晨,房屋、綠水、柳葉,一個都沒有少。一輪紅日,給漸涼的秋日早晨,帶來一絲溫暖。

《驚蟄》

不同于寒露的秋意濃,驚蟄一掃冬日的陰冷,南方春雷滾滾,天氣回暖,北方依舊還在下雪?!扼@蟄》中法鵬先生以印象派式的細碎筆觸點染色點,特別描繪了棕綠林木枝干及樹葉的外觀肌理,細碎、斑駁、層層迭迭的點染色彩,油彩特別的繁密原重,色調趨于飽滿渾厚。形象模擬了林蔭春始發芽的景象,老葉襯托著新葉。

與前景濃郁、稠密色感不同,畫面背景為一片黑白交錯的房屋,房屋逐層鋪開,在綠林和點點雪花的掩映下更顯靜謐祥和。房屋的窗邊偶有一兩點紅色燈火,給畫面帶來了一絲生機。

縱觀法鵬先生繪畫作品在拍賣會中的拍賣紀錄,作品價格上漲速度之快令人側目。2015年法鵬先生抽象花鳥畫《山中一夜雨》便以276萬元的價格成交,幾年之間,價格飆漲,體現了其書畫作品在藝術品拍賣市場中的升值潛力,與大家對法鵬先生作品的認可和喜愛程度。

分享到:

?
今日熱點
中國禪港澳行—雪山圓相寫意禪畫世界巡展香港、澳門站即將開幕
中國禪港澳行—雪山圓相寫意禪畫世界巡展香港、澳門站
《漢字對稱藝典》編著李京的非凡長征路
《漢字對稱藝典》編著李京的非凡長征路
推薦文章
畫家林簡的抽象藝術之路
新浪棋牌手机